一枝玉兰寄深情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吴昌硕喜欢玉兰花,玉兰虽花期短暂,只有十天左右,但色如美玉,香比幽兰。早春时节,乍暖还寒中,玉兰已独自绽放在高林半空中,无需绿叶陪衬,一树繁花,朵朵向上,青白片片,传递出春光之骀荡和生命的欢喜。

  吴昌硕画过多幅玉兰图,那幅赠师友杨岘的墨笔玉兰尤为精彩。画左是玉兰,右上角是题款,虚实相生,互相依傍。玉兰树的主干自左侧底部向上,一笔落成,线条苍劲有力,另外两枝则从右下角向左面斜上,和主干穿插交叉,呈对角欹斜之势,又似蛟螭盘柱;花朵以圈花法画出,花瓣形似鲜桃,饱满上翘。吴昌硕善以书篆之法画花卉山石,虽此画的尺幅并不大,但仍体现出他追求的“奔放处不离法度,精微处照顾气魄”的笔墨主张。

  说起这幅画,还有一段故事。喜欢绘画的人都知道吴昌硕酷爱梅花,自称是“苦铁道人梅知己”,但他也喜爱玉兰,赏玉兰、画玉兰、咏玉兰,对冷艳、清逸的玉兰有深厚的感情。玉兰初开时,恰好杨岘院中种有一棵高大的玉兰树,知道吴昌硕钟爱玉兰,一天清晨,杨岘趁着朝露折下一枝,亲自送到吴昌硕家中。吴昌硕十分欢喜,马上取来井水,用一只古缶养之。看着白如冬雪、一尘不染的玉兰花,闻着淡淡的幽香,吴昌硕随即铺纸开笔画了这幅玉兰图,并在题款中写下一首小诗“晨钟未报楼阁曙,墙头扶出玉兰树,南邻老翁侵晓起,持赠一枝带晓雾”,更表示“愿从日日花一游,一日看花三百度”,可见他当时内心的喜悦!

  吴昌硕写过多首咏玉兰的诗作,比如写在春分月夜中,玉兰翩翩起舞的姿态“春风吹玉树,淡月抱素影。一曲按霓裳,清艳伴华省”,花影婆娑,映现于皎皎明月之中,好一个诗中有画,画中有诗的境界。还有描写玉树临风的样子“楼台四面月正中,皦皦玉树凌春风。照见素娥淡妆立,羽衣吹笛明光宫”,远看像无数身着素衣的美人,飘飘欲仙,自有一种光风霁月净化杂念的魅力。那首抒发花开时喜悦心情的诗作“春风湖上来,吹放辛夷花。人言此木笔,年年纪岁华”,让人读后更是如惠风扑面,岁岁年年,时光流逝,唯有它迎春、送春,多情不改年年色!

  送玉兰花给吴昌硕的杨岘不是一般的人物,他曾参佐军务,先后任盐运使、松江知府。杨岘是个大学问家,优游林下,潜心经学。杨岘善写擘窠大字,点画沉着,体势跌宕不羁,吴昌硕崇尚他的书风,尤其是他用写草书的方法写隶书,气势更显恢宏,吴昌硕评述它是“著笔欲飞,而古茂之气,溢于楮墨”。

  杨岘为人耿直,不谐流俗,这种以孤松独柏做伴,孤峭傲世的品格强烈地吸引着吴昌硕。这恐怕是吴昌硕将杨岘视作自己师范对象的主要原因。吴昌硕39岁时移居苏州,第一件事就是租赁一处杨岘住处附近的房子,以便随时向他请益。吴昌硕几次表示愿列于其门下,而杨岘却非常谦逊,虽然他比吴昌硕年长25岁,但他执意不肯以师长自居,而愿以朋友相待。吴昌硕珍惜这份师友情,称自己为“寓庸斋老门生”,他常持所作诗文请杨岘批改,杨岘的文字造诣很深,他替吴昌硕修改过的诗句,每每使吴昌硕心服。

  当时的吴昌硕还没有驰名海上,但他在篆刻、书法、绘画上都表现出极高的造诣。能够理解他的艺术之人已是极少数,能道出他的艺术的精妙,又能够发现不足之处的人,更是凤毛麟角。杨岘的眼光独特,在他看来,吴昌硕的画已可与八大山人比肩,书法则胜于唐人李少温,诗歌又能独树一帜。但可贵的是他能够指出吴昌硕的弱点,比如有一次和他切磋诗文时,直言吴昌硕的诗虽“神采迥异,但不入韵处太多”。而在另一封谈书法的信函中指出吴昌硕的篆书“有团结欠紧处。团结欠紧正是不拘束之流弊”,言辞恳切,没有丝毫迎合之意。像杨岘这样坦诚相待、敢于直言不讳的人,才算是诤友,才是对朋友高度负责的态度。遇到这样的师友实属三生有幸,所以吴昌硕尤其珍惜他和杨岘的关系。从吴昌硕的学艺经历看,不但从杨岘身上学,吴昌硕从俞樾那里学习到金石训诂及诗词的意蕴;从任伯年处学造型和取势,坚定了他“直以书法演画法”的信心;从蒲华处学到了画墨竹、山水时水墨淋漓、疏放洒脱的风姿。可见,除了天分,是虚心、好学成就了一代宗师!

  但世事难料,1896年,杨岘去世,吴昌硕为失去一位知己而悲痛不已,时常怀念他,尤其是见到玉兰花,更是睹花思人,为之戚戚。1905年,杨岘已经离世9年,吴昌硕画好一幅水墨玉兰,旁边的妻儿连声叫好,吴昌硕却是一副落寞的表情,昔日和杨岘一起谈诗论画,畅快不拘的情景已经一去不复返,心头涌出“妻孥传观笑拍手,今日堂前光土缶”之句,不能再扺掌谈论了,只能遥向抒怀!而在另一幅玉兰册页中,他在题款中写道:“藐师作古已八易寒九易暑矣,书毕喟然”,真意出笔端,失去挚友的落寞与伤感,多年后依然无法释怀。

  杨岘去世13年后,吴昌硕写下《题藐师遗像》一首:“显亭归去十三春,板屋吴洲失比邻。师说一篇陈历历,门生再拜舞蹲蹲”,别绪茫茫,思情切切,跃然纸上!寒风中,街上空无一人,青石板路上泛着晨曦的幽光,一个穿着粗布棉服、满头蓬发的老者,手持一枝玉兰,急匆匆地穿过苏州城的巷道,去叩响另一扇门……想必这样的画面不止一次出现在吴昌硕的眼前,信手拈来花几许,从此暗香室中留!

 
发表时间:2020-06-11
新闻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打印此页 关闭窗口